欢迎光临第一教育网 - 国内教育行业第一品牌资讯平台 - 惟翔资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2015-12-23 | 发布者:admin | 热度: | 评论:0
导读:   直到走上红地毯的那一刻,崔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中学写的“日记”要拍成电影了。   走在开机仪式的气球门下,崔晴紧张得不知道该先迈哪只脚。而现场剧...

  直到走上红地毯的那一刻,崔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中学写的“日记”要拍成电影了。

  走在开机仪式的气球门下,崔晴紧张得不知道该先迈哪只脚。而现场剧组人员则惊呼她还不到20岁,却是如此隆重仪式的“初创者”:当她开始写“日记”时,才刚满15岁。

  在这部《15岁的笑脸》电影内部审片时,教育部一位领导曾几度落泪,他评价影片折射出当下家长、校方和学生针对成绩与素质教育之间的博弈以及中学孩子叛逆等不少教育热点问题。

  崔晴无心插柳:整个长达90分钟电影剧本的雏形是她高中时那本8000字不到的 “对话体日记”。

  和身边不少同学一样,崔晴并不喜欢把自己的心思放进作业里。这份每周都要上交的随笔在她眼中只是一份“任务”,其内容大多是一些观后感,或是些“毫无意义”的词藻堆砌,或者是无病呻吟。

  哪个处在中学时代的孩子没有自己的心思?升学的压力、反感的课程、朋友间的矛盾或是家庭的纷扰……总得给自己找个发泄口:有的去打篮球,有的去跳街舞,有的则进了网吧……崔晴所青睐的是通过“日记”的形式记录下自己的小心思。

  这也是打动制片人的地方:真实。当贺志宝第一次听说这个剧本,就产生了“职业兴奋”,这与他自己的遭遇无比相似:处在叛逆期的女儿不再对父亲言听计从,开始独立思考行事,这让他焦头烂额。紧接着贺志宝就把崔晴叫来和她“拉钩”保证一定要拍成电影。“一定要拍出来,让孩子与父母双方了解彼此的苦衷。”

  当然,“日记”更多的内容还是来自崔晴那“可圈可点”的中学生活:初中3年换了4个班主任,她所在的班级让年级老师“谈之色变”;高中的班级更是遭遇了“拆班”的风险。这样的环境也给了她充分的素材,让她不断在“笔记”上添枝加叶。

  在一些自己不喜欢的课上,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天花乱坠,学生在下面却只能昏昏欲睡,一不小心就走了神儿,不过一阵课堂的喧嚣便把崔晴拉了回来,原来又是一个喜欢和老师对着干的学生接话茬儿了,师生间上演了一场唇枪舌战:

  老师走到趴在课桌上打呼噜的学生甲面前。

  (学生乙拿笔捅了他一下)

  学生甲:下课?(猛起立)老师再见!(打哈欠)

  老师:(上下打量)醒了?

  学生甲:嗯!

  老师:睡得好吗?

  学生甲:(揉了揉眼睛)挺好的!

  老师:这么睡不怕落枕吗?

  学生甲:下回拿个枕头就更舒服了。

  顿时,全班哄堂大笑。

  不少学生作为观众旁观这场“好戏”,有的幸灾乐祸,“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不用听老师的‘喋喋不休’”了,有的学生则继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放在自己的漫画书世界或是手机游戏上。

  正当所有人都扮演着各种学生角色时,崔晴习惯性做起了“笔记”,在自己常记古文要点的便利贴上写下了这段对白。

  仅有这些素材还不够。约摸一周的时间崔晴把这一段的小纸条、便利贴,乃至在某个物理或数学笔记本上记录下来的经典语录都整理下来,“这一过程并不是简单地进行摘抄。”凭着自己小时候对剧本的模糊印象,崔晴试着用场景以及对白(含动作)的形式按时间顺序进行复述。

  颇为有趣的是,她将一些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加以关联并拼接在一起:一位同学英语只考了9分,另一个同学的妈妈被老师叫到学校,但这位妈妈整天沉迷于麻将,于是就有了一场“成绩差”的学生和“不顾家”的妈妈之间的对骂戏。

  “谁的中学时代不是如此喧嚣,而又夹杂各种美好。”电影就是以崔晴初中所在的北京八中和北京市第161中学的班级为原型,中学生流露出最为真切的性格在她看来就属“叛逆”。

  周复一周,从初二到高二,才有了旁人所称的“对话式日记”——剧本的真正雏形。

  当然,要把所有的篇章段落都拧成一股绳,编制成一个90分钟的大故事时,才刚上高二的崔晴尝到了苦头。

  这是制片人给她下的任务,两周内交出完整的剧本。随后,由于多种原因,“煎熬”出来的剧本一直搁浅,到了她大一下学期,制片人又一个电话打过来,“崔晴,改剧本。”

  “原来没有被忽悠。”崔晴很庆幸,但下一刻就是自己的作品惨遭批评的口水。那次贺志宝以剧本研讨会名义而设的宴会,她犹如嚼蜡。宴会散去,崔晴哭了。

  打开这本“日记”,扉页上写着大大的“剧本”两字,下面是一行“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的小字,崔晴难以想象当时写下这句话时是何种心境,“或是中学生一种特有的发泄方式”。

  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有着一张娃娃脸和大多时间都是属于好奇的表情。在电影拍摄整个过程中,剧组里那群高中生小演员们也不时通过QQ、人人网、短信来“骚扰”崔晴。他们的开场白通常是:“姐姐,这个角色怎么演,我hold不住了。”

  有一场戏,女一号的班长谭笑笑不希望父亲给自己找一个后妈,但当她发现父亲和准“后妈”在一次约会时说了这样一番话,“我们还是分开吧,不然笑笑的成绩还会下滑”,感动地哭了起来。

  可这位演员无论如何都哭不出来。无奈之际,导演王丹把手机交给“谭笑笑”的扮演者贺淑婧说:“打给崔晴,让她给你说戏。”

  直到拍摄结束,这个能拿捏准角色性格的小编剧才得以卸任。

  不管是叛逆、智慧还是勇敢,崔晴笔下的人物都活灵活现。贺志宝说,有时崔晴的成熟超于同龄人,这样的经历让她成长,而通过剧本,把经历写下来或许让她更加深刻。

  如今已经是中国传媒大学(微博)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崔晴还在继续打磨这项本领。她的系主任李胜利说,大学生在本科阶段写剧本被拍成电影的还没有,而崔晴能在中学时就写好,多半在于她的性格,热情阳光,不温不火,细腻之余又能和大家打成一片,“最为关键还是那颗在事件内而又能跳出来的心。”

  内心总是装不下荣誉的她,已决定继续观望这个世界。或许,下一个剧本就是有关大学生生活的“20岁的微笑”。

 我要评论:
第一教育网 - 国内教育行业第一品牌资讯平台 - 惟翔资讯
吉ICP备11002400号-3 服务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5 第一教育网 保留所有权利